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接連發生的暴力恐怖事件正在改變中國人的生活。這種改變,看不見的是心理,看得見的是麻煩,比如暴恐正在極大地抬高著中國人的社會成本,繁瑣的安檢將走進公眾的日常生活。
  這幾天網上流傳的一張新聞圖片很有衝擊力,北京地鐵實施人物同檢,早晚高峰時等候安檢的乘客在地鐵外排起了長龍,大約需要排20分鐘才能進站。北京地鐵本就人多,人物同檢必然會加劇地鐵口的擁堵。對地鐵管理者是一種考驗,對公眾心理更是一次考驗:以前坐地鐵只需檢物,非常方便,而如今不得不有較長時間的等候。以前乘坐地鐵是快捷的象徵,而以後不得不將等待安檢的成本考慮進去了。
  理性的公民應該意識到,這不是地鐵給公眾“添麻煩”,而是暴恐分子的存在給整個社會添了麻煩。這些喪心病狂者的活躍,不僅威脅著公民的生命和公共安全,還在一次次襲擊事件後極大地抬高了社會成本,給公眾帶來了無數“麻煩”。為了防範暴恐分子和保護公共安全,各大城市的地鐵安檢不得不更加嚴格起來,因為暴恐分子熱衷於選擇公共場合製造影響和恐怖。
  可以想象,不僅是北京,繁瑣的地鐵安檢將會成為許多城市的常態。不僅是地鐵,從機場安檢到廣場安檢,還有其他公共場所,都將日趨嚴格。不僅是安全檢查,還有街頭的攝像頭會增多,街上的巡邏車和警察會增多,郵局信件和包裹的檢查會更加嚴格,人們應該有適應這種“社會成本增高”的心理準備。
  面對這種“麻煩”,要抱怨就去抱怨暴恐分子,這些麻煩都是他們帶來的。暴恐分子是人類和世界的敵人,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暴恐襲擊的受害者,所以每個人都有義務配合和參與反恐,接受為了防範暴恐事件所帶來的社會成本。這是一個國家頻繁遭遇暴恐襲擊後公民應盡的義務,除了配合和承擔,別無他法。機場安檢繁瑣,那就提前一點時間去;地鐵安檢等候時間長,那就早點兒出門,或者錯峰出行。
  當年美國遭遇恐怖襲擊後,公眾的社會成本也急劇升高。報道稱,美國在重大節日慶典、國家領導人活動的現場以及紐約時報廣場和聯合國總部等重要場所都會部署眾多警力,或檢查可疑物品,或實行交通管制。在華盛頓,白宮和國會山不再接受普通游客入內參觀。在紐約,要想從自由女神塑像的“體內”順狹窄的梯子攀爬到她的帽冠,俯瞰曼哈頓的美景,就必須提前兩個月預約。當然,嚴格的安保措施給民眾帶來了諸多不便,坐飛機的乘客得提前動身排長隊接受嚴格安檢,凡是通過郵局投遞的各類信件和包裹都要經過嚴格的檢查才能到達收件人的手中。
  美國《華盛頓郵報》當時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自由權利極強的美國民眾願意犧牲一些公民權利,以協助當局儘早捉拿恐怖襲擊的幕後主腦。在那項共有1215名美國人參加的調查中,絕大多數受訪者同意賦予警方更大的權力,包括竊聽電話及監察電子郵件,公民隱私權向反恐作了極大的讓步。
  面對暴力恐怖分子,需要凝聚整個社會的力量群防群策,需要國家反恐力量的果斷亮劍,也需要每個公民的參與,而在生活中參與反恐的一種方式,就是讓渡出一些舒適和便利,適應那種繁瑣的安檢,讓渡出一些隱私權,適應身邊越來越多的攝像頭。  (原標題:習慣暴恐事件抬高的社會成本)
創作者介紹

台北微風當舖

ib30ibqj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